叶彦兮{Robin}

自由职业,业余作者,执笔人,不正经摄影师,自由散漫者,专业不正经和专业挑刺。

各地路路通(假)。

心高气傲,自大狂。

你,可曾忘了江湖?

京都大学,我来了,一定要等我。

鹤望兰-第二章

第二章

我是不是诈尸很久了……emmmmm

抓紧时间赶紧的,能码多少是多少……

阴惨惨的灯光下,光明路四号,也就是特调处的旧址,如今整个儿笼罩在一层暗红色的迷障内。仔细看,将特调处包裹住的红雾内时不时泛出金色与白色的光,两者快速的在空中飞舞,一旦碰到,便是猛烈的撞击。

这里的地方总共就那么点,没一会儿保准就能把房子给震塌了。

说也奇怪,这红雾应该就是楚恕之闻到的“腥味”的来源。不过,看这样子,似乎是把特调处和周围隔离开来了。

其存在的意义倒是有点微妙。

好歹也曾经是自己的地盘,也不能看着不管。

大庆一窜上了对面的矮墙,两只前爪伸出,整个身子往后倾斜,看似像普通猫咪在伸懒腰,实则是在暗中蓄力。下一秒尖利的牙齿突然露了出来,只看见他做了个类似嘶吼的动作,没有听见声音,但明显感觉到空气中传来一阵波动。

再看红雾那边,在大庆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没能撑住多久,挣扎了几下索性就消失了。

待红雾彻底散去,楚恕之走近一看,哪是什么怪力乱神,明明就是一只鸟和一张符纸而已嘛。

……请问这还不是什么怪力乱神之类的吗?

那只金色的鸟见人来了,也不急着飞走,反而振翅飞到高处,歪头凝神打量他们。

一旁的“神奇符纸”见那只鸟不折腾了,也就乖乖的待在-一边,还嫌自己存在感不够似的冲楚恕之张牙舞爪——说实话楚恕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从一张符纸扭来扭去的动静里看出来的。

他顺势看过去,特调处老式的大门敞开着,似乎是被人用掌力给震开的,挂在门上的锁早已不知所踪。

要是在新窝那里就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楚恕之这样想着,站在门外没进去。

特调处内,有一人靠着桌子边沿,立于阴影中,那人伸手向空中招了招,符纸就飞过来停在他的手心。

楚恕之皱着眉刚想说话,不料对方抢先开口。

“今日之事多有得罪,对于贵处造成的损失,在下一人承担,明日必定登门致歉。”

那人轻轻一挥手,白色符纸如获大赦。

“等等!”

楚恕之还是没能抢先一步拯救在各种摧残下岌岌可危的特调处屏障。

外边的大庆休息够了,找了个位置接近那只鸟,正想着怎么上到那么高的地方,一声脆响,猝不及防间斜地里飞来一道白光,居然将那鸟打散了!

打!散!了!

大庆表示喵喵喵,还没来得及去追那符纸,气流席卷,又一道白光划过,跟着那符纸一同消失了。

“这下好了,老赵明天来一看,还不得气死。”

“哼,还有闲心在那里幸灾乐祸,还不赶紧回去通知赵云澜和沈教授,晚了小心连你一起收拾。”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这都是什么情况?”大半夜被拖出来的赵云澜表示无奈的同时万分不解,“不是,我说你们俩连一个鬼影子都抓不住的吗?”

被楚恕之推出去找赵云澜的黑猫大庆有苦不能言,话说他飞奔赶回去刚从窗户进去跳到赵云澜身边,沈巍就一下把他糊桌上了。

那一撞简直要把老猫骨头都给整散架了,还得承受斩魂使大人和他相好独处时间被打搅后的低气压,以及自己顶头上某个不负责任领导的起床气。

“那个人说明天亲自登门拜访……那现在把我拖起来是什么意思?”发现自己疑似被耍的赵云澜索性不回去睡回笼觉了,打算和沈巍一起留在这特调处曾经的“老宅”里等天亮。

“哎呀,有一阵子没回来了,居然被破坏成这样……”

赵云澜有那么点怀念意味地四下看看,却不见沈巍,一回头发现他站在一边,似乎有点疑惑。

“哎呀你就别瞎担心了,看你还没睡多久,过去歇会。”说着就拉着人往楼上走。

身后的沈巍皱眉不语。

这血腥味……在地府好像曾经碰到过。

“在下谢霖,特奉地府之命前来贵处传达紧急事务。”

长相清秀俊气的男人看上去没什么棱角似的,一句话说得慢悠悠四平八稳的,看上去有些老成。

老房子旧的木头家具被光一照,可以看见漂浮在空气中的许多——可吸入颗粒物。

咳咳。赵云澜一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信函,又一边暗自屏气凝神尽量不吸入各种微尘。

一旁的沈巍无奈摇了摇头——小孩子气又来了。

赵云澜拆开信封倒了倒,明显吓了一跳——嘿,看着薄薄一袋子,没想到给塞了那么多。

那谢霖似乎早料到了这种情况,抬手在半空中对着那堆看上去无穷无尽的纸片一勾手,白色的微光如同丝线般在纸片间穿梭游走。只听哗啦一阵响,一堆白花花的纸片最终被整齐地码成了厚厚一摞。

沈巍皱眉,这地府是太久没处理公务导致文件积压到这种地步了么?怎么会一下子有这么多?

谢霖也懒得去看,见没他的事了,就一甩长袍袖子拂开那些招人嫌的“微尘”,到一旁坐着去了——似乎是很讨厌被光照。

沈巍和赵云澜一人一半分着处理那厚厚一摞,单凭这次数目那么多的文件,就让人有种不好的预感,更何况还是派“地府公务人员”专门送达,事情一看就不简单。

果然,没看多久,赵云澜就倒抽了一口冷气,“地府关押的那些鬼魂大爷怎么都偷跑出来了?!还顺手打死一干地府差役!”这些都是干什么吃的,就这么点战斗力?怎么看都像是招谁惹了谁被报复的吧?

赵云澜忍了忍,还是把后面半句咽了回去,毕竟人家地府当差的还在那呢。

在边上坐着的谢霖倒像是看出来了,看上去倒是毫不介意,“对,这次地府惹上了个大煞神,打不过又理亏,已经料到肯定要出大乱子,不然也不会让我亲自来。底下那些老鬼说了,地府已经够乱了,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靠特调处把那些逃犯都揪回去。而且都有预感,还会再出乱子。”

赵云澜心里“呵呵”两声,叹了口气往沙发上一摊。就知道地府那帮老东西不是省油的灯,这安生日子还没过多久,刚念着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呢,这么快麻烦就自己找上门了。

沈巍听罢也找了张凳子坐下,看架势是准备“长谈”了。

谢霖坐正了,严肃道:“斩魂使,我觉得你有必要去一趟地府,看看能不能挽救一下形势,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只能一个一个抓回去了。当然,我说的是不发生意外的情况下。”

“我怎么觉得关于发生意外这个可能你们倒是毫不违避,是不是已经有什么不正常的征兆了?”

“不错,赵处长,事情已经变得很糟糕了。从上个月开始,地府已经没有任何新的鬼魂进入了。二位身份来历都比我尊贵,一定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二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生老病死乃是万物轮回之常理。但这地府乃是轮回最为重要也是不可避免之所,居然已经连着一个月没有任何鬼魂进入地府……

这当中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影响的可不仅仅是地府一处,还会导致各界平衡的破坏。

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貌似最近抄书挺火的啊눈_눈

我居然也不小心被坑输了😭

大意了……

百度了一下,决定来一波大的( ✘_✘ )↯

点开,即可了解『意会』手抄书的正确答案emmmmm

抄书的大家,がんばれよ(ง •̀_•́)ง

好像有点不对劲啊……不管了

~( ̄▽ ̄~)~随意吧。

白宇哥哥来常州啦ψ(`∇´)ψ

我居然今早才知道<(`^´)>

而我居然马上就要去南京( ✘_✘ )↯

镇魂女孩,龙城女孩ԅ(¯ㅂ¯ԅ)

很好很好_(:з」∠)_

鹤望兰-第一章

第一章

就这样吧,剧版镇魂+原著镇魂

orzorz我已经废了

隔了那么久终于码出来了(๑>ڡ<)☆

不是我推剧情太慢,实在是太话唠了,忍不住又添添改改

QAQ

莫名想偷懒是怎么回事(・o・)

————————————————————————————

自从地府那些破事都解决了之后,各处的秩序也都在重建。

估计上一次事件对地府的打击还是蛮大的,时间一长,各方反倒都怂出默契来了,竟然隔了那么久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幺蛾子敢放出来乱舞。

可真是世风日下。

要是赵某人能拾掇拾掇他那选择性记忆的脑子,说不定还能想起,到底事出有因究竟是因为谁。

唉,人心不古。

这下好了,事情一少,特调处的众人就清闲下来,个个怀着无比奔放的心情搬进了新家——大学路9号,过上了每天吃瓜八卦打林静的日子。

对此,特调处处长赵云澜表示,这么闲着好是好吧,可以随时和沈巍腻在一起。

那什么叫不好呢?

“……就是有时候还真有点不适应。可能是人老了吧,开始怀念以前的峥嵘岁月了。”

特调处其余成员对于顶头上司曾多次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翘班,就为了去马路对过探亲这一不法行径表示强烈的谴责和不屑,并对上述言论敢怒不敢言之。

这天下午,又到了集体出动翘班的老时间了,来自大庆语。

赵云澜:换个词,有·意·旷·工。

随后他又解释道,上班途中找借口或偷偷地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地点的行径。

大庆:……跟文化人待久了就是麻烦。

楼下的祝红、林静等人早就收拾好了,排排站在门口,向着对面马路牙子齐齐变成了望“巍”石。

哦对了,差点忘了楼上某个叼着棒棒糖偷看的,才是货真价实的望夫石。

终于,沈教授挺拔修长的身影穿过龙城大学后门长长的林荫道,出现在了对面的红绿灯下,不负众望啊不负众望。

“15、14、13……”望“巍”石几人组在心中默默数着红绿灯倒计时。

“9、8、7……”好样的,林静个傻大个居然数出声了。楼上围观的某人无语,说来赵云澜也是闲得长草,等沈巍的同时还顺便吃了个瓜。

“4、3、2……嘿!沈教授!”马路对面的沈巍还没迈出几步就接收到了伪队友们的热情呼救。

沈巍倒是见怪不怪地笑了一下,脚步稍稍加快了几分。

毕竟,这条回家路,自己走得也心急。

等到众人该走的都走了,沈巍抬头一眼就看见赵云澜斜倚着楼梯扶手挑眉看他,“沈教授今天回来得真早,难道是太想我了?唉俗话说得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说话间人已从扶手上挪下来,一把牵起沈巍的手,眼神一错不错,“这还没到一日呢,就这么想我……嗯?”

所以说……到底是谁想谁啊?

后面半句赵云澜几乎是贴到了沈巍耳边,整个人靠在沈巍身上。

噫,暗示意味不要太明显。

偏偏沈大美人不为所动。

笑话,若是再像以前那样稍一撩拨就脸红心跳的,还不得被赵云澜吃得死死的。

只见沈巍偏过头,轻轻在赵云澜脸上落下一吻,绕开半步,从另一边揽住赵云澜的腰,“先回家,吃晚饭了吗?”

“还没呢,这不等你嘛。”调戏效果不佳,赵云澜也不见气馁,顺着他向门外走去。

大学路整条路上只有两个站台——准确的说是一来一去的一对,而且一共只有两路车从这里经过。车班次的数量这样,乘客注定不会多。

市中心的老校区属于历史文物保护对象,政府不会刻意去改动原本的城市规划。

近乎稀少的公交车班次,风里来雨里去的,若是能分秒不差准时准点到站打卡,那特调处的众人可以说是感激不尽了,能平白省下多少时间。

两人磨磨蹭蹭踱到站台花了点时间,一抬头发现天色接近昏暗。

公交车站台照样是空荡荡,赵云澜朝路口看了看,半点车影子都见不到。两人也没太意外,等了一会不见车来,就索性放弃了坐车,穿过龙大校区抄近路走回去。

照理说以沈巍斩魂使的能力,区区这点距离根本算不了什么,瞬间移动“刷”一下就能到家了。

偏偏赵云澜不肯,说是什么享受悠闲美好的二人时光。

沈巍怕太晚吃晚饭饿着他,跟他提了几次,见他不听也就随他去了。

算了,人家的情趣我们不懂。

秋冬季节,黑夜来得早,龙大绿化很多,树木丛中灯光点亮,耳边传来鸟虫啁啾,衬出一片静谧。

“沈巍。”赵云澜不知看着此情此景想起了什么,轻轻开口唤他,“上回快递里夹了张传单,说是城郊新建了一个度假庄园,风景挺好的,咱们要不抽空去看看?”

“好,听你的。”

夜幕下,两个身影,从破晓一路走到白头*。

深夜。

街道寂静无行人。

此时,对于某个中二病晚期还傲娇不肯承认的尸王楚某之来说——“夜班”还有点早。

“今天晚上有点不太平。”跟了他一路的副处长黑猫大庆摇摇晃晃走出来,看着眼前的房子,有些疑惑地盯着楚恕之。

“出门闻了一鼻子腥味,顺路过来看看。”说罢,楚恕之像是为了确认一下,从路口转角走出来,迟疑道:“不过老赵不可能没发现啊。”

“还有这儿……怎么变成这样了?”

一鬼一猫同时看向眼前再熟悉不过的建筑,不吭声了。

————光明路4号!

—————————————————————————————

*:破晓指的是万年前两人的相识,那时天地初分,一切未定。

   白头指的是沈巍完成契约之后,终于入轮回,成了正常人,与赵云澜相伴过一生。

鹤望兰-序章

序章
楚留香手游×镇魂
避雷预警,慎戳!!!
四个月没动笔,不知道写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
“素月徘徊牛斗间,天风吹鹤度函关。“
华山,誓剑石。
此处,乃是华山最高峰所在。
自古华山一条道。
终年积雪铺就在陡峭的山崖上,令人举步维艰。
这里从华山创立门派以来,就极少有人能登顶。一是因为掌门明文规定不允许,而是因为,太难了,也太险了。
但今天却注定有人来破了这规矩。
因为,华山不论剑。
随着一道青色的剑气划破夜空,原本一片静寂的山下星星点点的火光如星子般次第亮起,将山脚下的长风驿照得亮如白昼。
接着,又是一声剑啸,有如裂日焚星之势,整座山的火把都在瞬间熄灭。
就像暴雨落入平静湖面,山下一片哗然。
“当心……他要逃了!”
“在哪?!”
“往山上去了!”
“追!他受那么重的伤还能跑多远!”
山道上,一身青衣的年轻人跌跌撞撞运着轻功向誓剑石奔去,待他落到雪地上时,身形竟撑不住似的晃了一下,半跪了下来。
不经片刻,刺骨的寒意顺着双腿和裸露在外的伤口透入体内,几乎要将人的血液和筋脉冻到僵化,直至脆弱,崩毁。
“掌门,弟子无能,让华山蒙羞了……”年轻人的声音晦涩沙哑,“如今,唯有——”
阴风乍起,异象顿生。
突然间,腰间佩剑被人猛地抽出,冷光闪现,剑尖直指年轻人胸口要害处。
年轻人大惊,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全身都裹在黑衣中的人,他是何时来到跟前的,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不等他运气抵挡,黑衣人手起剑至,毫不犹豫地刺穿了他的胸口。剑再抽出时,他脱力倒下,血已止不住的涌出,悬崖上的雪被深色浸染。
接下来,除了看着他一寸寸艰难地摸索着爬向悬崖,翻下龙渊,黑衣人再也没有任何动作,如同一个停了线的娃娃。
龙渊。
下坠时的冷风还在耳边回响,意识却已经被潭水冻到发憷了。潭底无形间形成了一个漩涡,将他带入更深的地下。
“呵呵,年轻人,你还不想死吧?”
唤醒自己的,是眼前的老头。长相可怖,用青面獠牙来形容也不为过。
龙渊的水实在是太冷了,快要把人的脑子给冰封住。更何况他醒来时摸遍了全身发现身上只有一件单衣,思绪恍惚间,几欲倒下,实在寒酸。
“敢问你是……”
“哼哼,老夫是掌管剥衣亭寒冰地狱的楚江王。”
随着老头的这句话,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明亮起来。
他的瞳孔微缩。
自己这是……死了吗?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问,自称楚江王的老头开口道,“我阎罗殿虽主职判定世人生前功过是非,将其发落。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何况你还是这么一个天命富贵的相,让我想不救你都难啊!”
说罢,也不等他反应,径直走到大殿之上的书案后,取出一张纸,“现在,你就算是不想活也得给我活着,签字吧!”
那年轻人眼神一下子变得深沉,“我签完字,是不是就不能待在人世了?”
楚江王大笑几声:“你还想待在哪?这阎罗殿又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眼看着他签字画押,楚江王心情貌似很好,咧开了一个更为可怕的笑容,道:“我们救你,也是有条件的,今后你就是我们地府的人。稍后自会安排你的去处,你先跟我来。”
楚江王边走边又开始滔滔不绝,“既然你与地府签下了契约,那么我们就要完成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楚江王指了指身后的一块雾蓝色的水晶,“把你的手放上去。”
年轻人依言照做。
“闭上眼睛,下面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年轻人觉得,楚江王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上方传来:“你对过去是否怀有留恋之心?”
“是。”
“你可有留恋而不舍放下之人?”
“有。”
“报上姓名。”
他不由脱口而出,“方思明。”
说完他就后悔了,只感觉心上有什么东西被一双无形的手给拿走了,空空落落的,没有着落。
一瞬间他茫然了。
“好了,我已经将你的思念带到人世。你且放心,会有人替你去做这一切的。”

随之而来的,是又一阵天旋地转和久违的黑暗。*

此时,与地府有万丈之远的华山誓剑石上,一直静立着的黑衣人猛地颤动了一下,就如梦中惊醒一般。片刻后,他呕出一口污血,与先前那人留下的混合着渗入雪中。
毕竟强制放入灵魂时身体所受到的挤压令人不好受。
黑衣人缓缓转过身,看着周围那些严阵以待的人,似是不屑般,扯开遮面的布料,露出的面容竟和那个年轻人一模一样!
“抱歉了诸位,恕谢某得罪了。”话音刚落,人就已到面前,眨眼间离他最近的那人已身首分离,血液喷溅,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周围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似乎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黑衣人注意到,远处的树影背后,似乎站着一个人。
他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内心的悸动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那就是他要的人。
不过,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
他一个错步,翻身也跳下了悬崖,不见踪影。
—————————————————————
*:看出来了吧,少侠某的言行举止似乎有一点怪怪的,为何不是低头看自己,不是观察周围情况,而是被动接受视觉和用触觉来代替呢?

哼哼,一切后文自有分晓。

对的,没错,我半夜来发文了(○゚ε゚○)
那个青衣年轻人和黑衣人都是少侠某哦!
为了写誓剑石那段,我可以说是在游戏里反反复复跳上去摔下来,或者是被强制传送走……谁能理解我这颗热爱轻功登高望远的心呢?
本来想写短点的,写了这么久还没切入主题我都要抓狂了,一个不小心还暴露了QAQ
这才是序章,进度很慢的啦,没有提到镇魂……好吧我的错我的错。
不过放心,下章就有啦!
不过我还是在纠结,tag应该打什么呢(=゚Д゚=)
最后,祝大家看文愉快!
谢谢(*°∀°)=3

占tag致歉

好,我明天就开始码字,别问我为什么不是现在……

小声逼逼:因为我——懒癌,嘎嘎尬笑,才不是呢,因为今天晚上要打比赛作文稿,嘿嘿(º﹃º )见谅见谅哈Ծ‸Ծ

不知道四个月封笔有没有影响……

欢迎小天使小伙伴们的评论,欢迎私戳唠嗑

不要脸的谁要和你唠嗑啊ԅ(¯ㅂ¯ԅ)

呃,如果有觉得这个设定很雷,难以接受的话,不要多想,我的错我的错。请一定要……注意预警!!!(突然怕被捶死嘤嘤嘤(ಥ_ಥ)

师叔:又开坑啊,啊?!

我:瑟瑟发抖.JPG

今日灵光一现

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

当年我在学物理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眼睛看到的东西都是倒着的,至于为什么我们能看见这些东西的正常成像,是因为大脑。

生活的阅历和经验促成大脑学习的过程,大脑的思考与运转决定了你与他人眼中世界的不一样。

这样说也毫不为过吧。

-----------------------------------------------------------------------------


好样的,看来我的文案并没有引起广大朋友们激烈的抗议……emmmmm那我就可以悄咪咪的放心码字啦~\(≧▽≦)/~

名字未定

突然想写楚留香手游+镇魂的联动……

(小声逼逼:瞎说啥,早就想了,还构思了好久呢😊)

不知道会不会被打死Ծ‸Ծ

我是真心想写明侠,也是真心喜欢沈巍和赵云澜这对……我最容易逆的cp。

(这就是你搬出以前框架的理由吗)

凑不要脸的我又来作妖啦……

哈哈哈,我都可以预见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啊哈哈。

如果对于这个题材不喜欢,感到不舒服不对劲的话地方,小天使小伙伴们一定要告知哦……

装完逼就跑,躲远ing

(´-ω-`)

大清早元宝越狱事件文字版加后续。

我我我,我觉得有必要控诉你们这帮幸灾乐祸见死不救,大清早来扰我清梦的……魔鬼们!!!

提前说明,这笼子下面一个扣子不是我开的,是元宝(这只猫)自己硬是撞开的……
大清早的,吓了半死,元宝简直是魔鬼!!!
你这是要上天吗?越狱还成功了诶
*罒▽罒*